阀体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阀体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拼它一次没白活记金乃千图

发布时间:2020-10-13 11:35:32 阅读: 来源:阀体厂家

百年和平 家国情怀

金乃千

天津北方网讯:1989年4月28日,金乃千的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,大理石墓碑上镌刻着:中央戏剧学院金乃千之墓。

我的父亲金乃千是著名表演艺术家,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教师。1988年,他随中国赴南极科学考察团出航,在电视剧《长城向南延伸》中担任重要角色,由于过度劳累,在考察团回国途中,于新加坡突然病逝,终年54岁。父亲的一生,是平凡而又高尚的一生。他在电视剧《长城向南延伸》中,饰演海洋生物学家江之荣教授,该片曾获1989年第十届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。他是第一个赴南极拍戏的文艺工作者。

金乃千故居-

父亲出生在天津市和平区长沙路敦厚里7号,也曾居住过长沙路42号。在北京工作后,回津都会住在他叔叔家――马场道30号,那是联排式的3层公寓楼房。父亲小时候在耀华小学读书,中学在市第一中学。高中毕业后,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1957年毕业后留校任教。1969年,父亲和唐爱梅到了天津军粮城部队农场。这期间,他当过掌鞋匠、放鸭倌、伙夫和司务长。

20世纪70年代初,父亲返京任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主任、副教授。他在中央戏剧学院耕耘了三十年,这风雨三十年,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:桃李满园、两袖清风。尽管他扮演过数十个角色,那《克里姆林宫的钟声》中的札别林、《伪君子》中的奥尔贡、《杨开慧》中的毛泽东、《屈原》中的屈原、《黎雅王》中的黎雅王,让人记忆犹新,他还指导了《伊尔库茨克的故事》《结婚》《天国悲歌》《无辜的罪人》,众人赞誉他是杰出的表演艺术家,然而可贵的是,父亲非常懂得自己的位置,始终以为自己是在平凡之中。

1984年,父亲担任表演系朝鲜族班的主讲教师,二十多个学员从不会通话到用普通话演出,整整四个年头,被鲜族孩子们尊称为“阿爸吉”的他,没能睡上几个安稳觉。

当父亲重返讲台时,已过了不惑之年。1978年,他在话剧《杨开慧》中成功地饰演了毛委员,这是由中央戏剧学院教师演出团在北京首演的,父亲饰演毛委员,赵奎娥、何炳珠饰演杨开慧。这是中国话剧舞台上出现的第一个完整的毛泽东艺术形象,演出轰动了全国。剧组在北京、武汉、长沙、广州等地连演二百多场,场场爆满。电视台转播演出实况,电台播放录音剪辑,全国各大报刊登剧情、剧照,父亲一时名扬全国。其后,他又塑造了屈原、黎雅王等艺术形象,并在多部电影、电视中配音,在电台播讲长篇小说《东方》和《万山红遍》,好评如潮。

2016年7月,金乃千之子金唐在北京家中接受采访。

1988年赴南极之前,父亲再次回到天津,住在马场道30号的叔叔家,住了一个星期。这次,与以往不同,他一直呆在家中,只外出看过一场话剧。家人觉得他的身体不是很好,显得有些衰老,话也特别多,内容大多是怀旧。他和兄弟们聊天,喝啤酒。做菜是父亲的爱好之一,不论凉拌热炒,他的手艺都色香味俱佳。他的拿手菜是咕肉和沙拉子。临行前所做的检查,父亲身体各项指标都合格,心脏也没有问题。行前,他对唐爱梅说:“人一辈子不能安于平淡恬适的生活。人生能有几回搏,拼它一次没白活。到南极拍片,是体验生活、积累创作素材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我身体很棒,适应得了。”

在南极的艰苦日子,成就了这位出色戏剧大师的人生落幕。中国南极科考队“极地”号船靠近南极时,被冰山包围,环境十分恶劣,随时都有船毁人亡的危险。但金乃千仍然坚守在船上,参加抢险和夜间值班,不辞劳苦。他对科考队队长郭琨说:“我是共产党员,大家不下船,我更不能下。再说我已五十多岁,还怕什么呢?”当晚,他在日记中写下了豪迈的诗句:“雪海翻腾冰山崩,白色魔鬼来势凶,笑尔扶摇三千尺,难阻中山迎日升。”作为先遣队员,金乃千先期上岸,和大家共同建设南极陆地“中山”科学考察站。在这里,他的做饭本领派上了用场,队员们把他服务的餐厅起名为“金来茶馆”。他在帐篷里为大家做饭,把冰雪融化用来烧汤。为让每一位值夜班的同志吃上热饭,他有时忙到深夜一两点,从不叫苦叫累。为了拍摄海洋生物学家江之荣教授掉下冰海为科学献身的镜头,金乃千坚持不要替身,冒着摄氏零下十几度的严寒,两次从浮冰上跳入刺骨的冰海。防寒救生衣里灌满了冰冷的海水,手脚都冻麻木了。在10级大风中卧雪爬行,眉毛胡子都结满了冰霜。金乃千塑造了生物学家江之荣教授的光辉形象,也实践了他的人生理想:“人生能有几回搏,拼它一次没白活。”作为金乃千的长子,他的爱国敬业精神深深地植入我的生活之中。对朗诵与话剧的热爱,让我精神世界丰富多彩。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期间,我曾担任话剧团团长,那时演出的场景,令我终生难忘。(金唐口述金彭育整理)

杭州工业设计公司

武汉产品设计

扬州工业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