阀体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阀体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记者跳槽做公关后称前同行是要饭的回应私人圈子里的话_[#第一枪]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9:04:57 阅读: 来源:阀体厂家

原标题:记者跳槽做公关后称前同行是“要饭的” 回应:私人圈子里的话

1月10日下午消息,针对某记者跳槽做公关后发朋友圈称前同行是“要饭的”一事,当事人姜少在某平台上回应称,自己的职务不是公关,私人圈子里的话,被人有意无意地拿到公共语境下,意义就会越来越邪乎。

近日,一条写着“明天打发要饭的,做甲方的感觉真好”的朋友圈,配图为写着某媒体名称的信封遭曝光,据悉主人公之前是珠海某报纸的一位记者,最近刚从媒体跳槽到企业。事情发生后,领导让他自行辞职。

当事人姜少解释称,自己只是帮公关小妹写了个字,然后拍了张照,跟朋友圈好友“逗闷子”而已。这事儿跟公司没有关系,不要把个人行为跟公司挂钩。并称“都悠着点吧,知识分子,吃相太难看了不雅。”

当事人姜少写道,现在的传媒业真心没劲,文章写得不怎么样,道义又担不起来,独独在群殴无关紧要的个体时,异常的勇猛。

以下为当事人回应全文:

我是当事人,我目前确实已经离职,但我的职务不是公关。这事儿说起来让我挺难堪的,私人圈子里不经意间的玩笑被搞成这么大的阵仗。到现在我还有点懵。

因为我, “世道在扭曲、道德在沦丧……”一不小心媒体圈赋予了我如此大的能量,正是当初身处其中时求之不得的,真是受宠若惊。

朋友圈里,有人拿我开涮:“没想到姜少竟以这种方式火了一把!”正如我当时手贱拿他们开涮一样。

在私人圈子里,我横竖不觉得相互开涮有什么大不了。但是私人圈子里的话,被人有意无意地拿到公共语境下,意义就会越来越邪乎。在过去72个小时里,我遭遇的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并不新鲜的故事类型。

1月7号下午,公司负责对接媒体的小梁,拿着一叠信封对我说:“姜涞,你的字写得漂亮,明天给各媒体的信封,你来给写个封面吧!”面对赞誉,我能当然得对得住它。刷刷点点,一挥而就,我这人平时就比较自恋,觉得这些报纸的报头换成我题的就完美了。

我觉得“南方都市报”这五个字写得颇有功力,发个朋友圈吧!配图的文字写点啥好呢?

这种活动稿一直被圈里人戏称为“向金主讨饭”。于是,一时孟浪完成了这个文配图的编辑工作。联想到当初我们乌泱乌泱围着“金主”嗷嗷待哺的样子,满腹恶趣味的我,又有了“排好队、排直了”的戏言。

有人说:“作为一个公关人员,对当事记者这么说话就是找死。”我很同意的他的看法。但是我想强调的是,我不是公关,联系跑活动的记者不是我的活儿,我微信里也没他们的联系方式。我只是帮公关小妹写了个字,然后拍了张照,跟我自己的朋友圈逗闷子而已。

朋友圈内容发出了之后,原先的圈友前来或是故意谄媚,或是留言笑骂,或是“恭喜”升级。直到一个人的出现……

每个人的朋友圈里,都有这样的人,不记得何时何地加的好友,也没怎么说过话,反正他们就存在了。这个故事里的他,是珠海南都的一名记者:袁某某。我不知道何时何地加的他,没说过什么话,朋友圈里也没有往来互动。

他就一直默默无闻地在我的世界里安息,直到那时突然诈尸般地跳出来,问:“你这样干,现在公司领导知道吗?”嗯,就是活学活用了“你这么屌,你家里人知道吗?”的句型。我心里一惊,感觉这种腔调不怀好意。涎着脸说:“当然不会让他知道啊。”接着他又套我的话,问我“现在就职于何处?”我当然知道这不能说,因为这只是私人圈子里的玩笑,一旦他上纲上线往公司行为上联系,那就是一场严重的公关危机。

装卸桥

防护物价格

骨磁疗仪器图片

链板提升输送机批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