阀体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阀体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第一节和尚送帽助长野心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0:47:06 阅读: 来源:阀体厂家

从来不被父亲朱元璋重视的朱棣,由于卓越的军事才能,逐渐获得了朱元璋的关注与赏识。并且,朱棣的才能也在军中树立了威信。这为他后来发动的“靖难之 役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然而,皇太子朱标的死与朱元璋的死,更加助长了朱棣的野心。此时,崭露头角的朱棣,已经按捺不住欲望的膨胀,终于发动的“靖难之 役”,并最终登临大位。

朱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篡权夺位的野心呢?这还得从一个和尚身上说起。

北平燕王府内,燕 王朱棣正坐在书房中看书,手下人来报,道衍来了。朱棣无奈地苦笑,吩咐让他进来。不一会儿,一个和尚推门而入,他就是姚广孝。简单行过礼后,姚广孝开门见 山地直陈来意,问朱棣何时动手。朱棣没说话,只是挥挥手,让姚广孝回去。姚广孝撇撇嘴,退了出去。没关系,他有的是时间,可以慢慢劝说这个固执的王爷。

这姚广孝究竟何许人也,他三番两次劝说朱棣究竟所为何事?

事情还要从姚广孝初见朱棣开始说起。洪武十八年(1385年),马皇后去世已经三年,但朱元璋依旧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,他从民间选拔出了十名僧人,让 他们随各个藩王到驻地去讲经说法,祷念祈福。道衍也在其中,他在等待一个人,等着这个人带自己走,然后,带这个人走向至尊。

姚广孝, 法名道衍,出身医门,十四岁时出家为僧。出家人,本当静心修佛,宣讲佛经,六根清净才对,但姚广孝似乎不是个甘心佛门清修的和尚,本为佛家中人的他,居然 拜了个道士为师。他的道士师父叫席应真,也是个不务正业的人,道家那么多的经典他不去解读,反而对阴阳术数颇有心得。一个老道,一个和尚,两个人天天对着 算筹,看着天象,研究得不亦乐乎。

阴阳术数,算起来是一门历史悠久、博大精深的学问,它包括的门类有很多,宗教、哲学、历法、中医、书法、建筑、占卜,几乎无所不包。能把这门学问研究透了,这个人也就算是个奇才了。

阴阳术数虽有大用处,可是科举不考这些,姚广孝把阴阳术数学了个精通,无奈派不上什么大用场,又不能靠这些学问去参加考试,也不能拿着辛苦的学习成果去给人看风水,选阴宅。对此,姚广孝很不得志。

姚广孝为了排解忧愁,决定出门走走,当他走到嵩山时,一个相者拦住了他,给他算了一卦。这个人名叫袁珙,他拉住道衍,也没有什么“你最近有血光之灾”或 是“红光满面,将有好事临门”之类的套语,《明史》中他是上来就惊叹:“是何异僧!”——怎么是这么个奇异的和尚!就是这么句话让姚广孝停下了脚步,等待 着他的下文。

袁珙接着说:“目三角,形如病虎,性必嗜杀,刘秉忠流也。”(《明史》)你长了一双三角眼,好像生病的老虎,你这个人一定爱好杀戮,是个像刘秉忠那样的人。

刘秉忠是什么人?也是个不寻常的和尚,当年忽必烈建立元朝,就是这个刘秉忠在身旁出谋划策,才能建立不朽的功勋。而这个刘秉忠,同样精通天文地理,易经历律,也是个混合型人才。

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平常人身上,平白无故被人拉住,然后劈头盖脸说你喜欢杀人,还和不安分的和尚属于同一种人,恐怕早就和算命的拼命了。可道衍的反应很耐人寻味,史书记载,听了袁珙的话后,“道衍大喜”。

意思就是说,姚广孝很高兴,之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。这样看来,姚广孝真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,说他像刘秉忠,他不但高兴,还“大喜”,看来,他很欣赏这个和尚前辈,也许,还把他视为学习的榜样。可见,在姚广孝的心里,一定有另一番打算。

另外,还有一件事,也证明了姚广孝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出家人。朱元璋曾经举行过一次考试,命令天下学有所成的僧人都来参加,姚广孝也去了。可是结果却令姚广孝不满意,因为考试结束后,成绩优异的人却并没有授官,而是赏了件衣服就打发回去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姚广孝经过北固山,有感而发,写下了怀古的诗篇。北固山,三国故地。辛弃疾的一首《永遇乐》,道尽了多少怀才不遇人的苦衷。同行人听到了姚广孝的吟唱,惊讶地说:“此岂释子语耶?”(《明史》)这哪是你一个参佛的人应该说的话?姚广孝笑笑,没有说话。

实际上,不用道衍说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和尚想干什么。他不甘心一生碌碌无为,只能和青灯古佛相伴终生,就算得道又怎样,不过是尘世之外那虚无缥缈的 一缕青烟。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抱负得偿,是覆雨翻云的强大手腕。他并不贪财,也不好色,高官厚禄于他真的是过眼烟云。他唯一期盼的,就是证明自己,证明自 己的力量,证明自己是这个世界不能缺少的力量。

所以,他放弃了诗词歌赋,放弃了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选择了一条常人不加理睬的歧路。阴阳术数,经世致用,唯有入尘世这潭浑水,才能彻底搅动一番,令天地变色。

姚广孝还在等待,他在等待一个可以给他这样机会的人。

终于,他等来了生命中给他机会的人。

官房中,和姚广孝一样在等待的和尚还有九位,他们都在担心,究竟会被哪个王爷挑中,今后又将去往何方。

姚广孝丝毫没有焦虑的神情,他好像已经成竹在胸,因为,他已知道自己会和谁一同离开。不一会儿,大殿外响起脚步声,所有人都伸长脖子朝外张望。姚广孝端坐在椅子上,感觉到心脏也跳得猛烈。

当燕王朱棣和兄弟们一起走进来时,看到的是一群笑容可掬的出家人。父亲这次的行为让他很不理解,带个和尚回封地,能有多大用处?这时,一个面容沉静的和 尚也不打招呼,冲着朱棣小声说:“大王使臣得侍,奉一白帽与大王戴。”(《明史纪事本末》)王爷,请允许我跟随您,我会送一顶白帽子当见面礼。

朱棣听到这话,立刻震惊当场。白帽子,朱棣当然不会理解为姚广孝真要给他一顶办丧事的孝帽,能让王爷戴孝帽的,只有皇上驾崩,道衍不可能笨到诅咒当今圣上。这白帽子,另有含义。

朱棣为燕王,这王字上面加个白,不就是皇上的皇么?不得不佩服汉字的博大精深,简单的叠加,就是完全不同的含义。生为皇帝的儿子,有哪个是不想当皇帝 的?那种天下唯我独尊、一言九鼎的快感,使所有人趋之若鹜。朱棣当然有征服天下的雄心,可此时,他温文尔雅、深得民心的太子哥哥还好端端地坐在寝宫里,他 怎么可能有机会?

北京卵巢早衰治的费用

nk免疫细胞机构

北京治胃癌好的医院